关注我们
QRcode 邮件联系 新浪微博

王国乡:IS就是西方眼中的企鹅豆豆,没人想真打死它

? ℃ ?条点评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IS最近惹恼了俄、法等大国,各国对IS一片喊打,这让IS像极了一个笑话里的小企鹅“豆豆”——别的企鹅都打它,但没有人想打死它。认为大家都在打它,它就要死了的想法是天真的。法国虽然受害很深,但完全不具备在中东独立发起一场全面的反恐战争的实力,法军空袭的作秀做戏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只能算是隔靴搔痒,显示与恐怖分子不共戴天罢了。

而真正具备改变地区局势的军事实力的大国,无论美俄都没有全面消灭IS的决心和意愿,IS在其辖区内有较好的民意基础,不容小觑的军事实力,全力打击IS不符合美俄的利益,美俄在叙利亚战场上有着各自的算盘。

在过去13个月内的美军对叙利亚空袭中,由于美国缺乏地面情报人员进行的人力情报侦查、地面引导、目标指示因此并未对遏制ISIS起到显着作用。

2013年3月俄罗斯对特种作战体系进行了改革,成立特种作战部队司令部,不到一年就极好的完成了占领克里米亚在内的乌克兰方向多项行动。俄军早在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公投之后,就对叙利亚展开了情报作业。除技术侦察外,俄军特种作战部队在年初就进入到叙境内,对大马士革——霍姆斯——哈马——伊德利卜——阿勒颇交通线上和拉卡——代尔祖尔——阿布卡马尔交通线上反对派和极端武装各派别势力的固定目标,兵力部署、活动特点展开了详尽的侦查,并在轰炸时进行航空兵地面引导、目标指示,对最近的精确空袭起到了重要作用。

普京步入俄罗斯国防指挥中心,商讨俄罗斯在叙利亚空袭行动

空袭初始,俄军在叙利亚48小时能够连续发动43次空袭,歼灭叙利亚自由军首要指挥官Lad Al-Deek,证明俄军的情报收集和特种作战能力有了质的提升,不得不让人钦佩其特种部队改革后的实际成效。从克里米亚到叙利亚,俄军特种作战部队的能力建设,有非常多值得我们学习思考的东西。技术侦查方面,俄罗斯使用包括民用卫星在内的10个航天器进行无线电侦察和图像侦察。

在空袭中,图-95发射KH-55巡航导弹;图-160发射KH-101隐身巡航导弹;图-22投放OFAB-250-270高爆炸弹,部署在地中海东部的基洛级潜艇“顿河畔罗斯托夫”号,当天也向叙利亚境内的IS目标发射了“口径”巡航导弹,俄方如果使用这种强度和规模的空袭,成本将在每天400万美元左右,而俄罗斯2016年国防预算约为465.5亿美元,预算增加可能性不大。俄罗斯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完全消灭ISIS,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诉求在于:

1.维持自己在阿拉伯世界唯一盟友,俄高加索以南重要战略屏障,和海军前出地中海的重要依托叙利亚现政权。

2.保持叙利亚现政权不被颠覆,即可避免沙特-约旦-叙利亚石油管线修建,即可避免波斯湾原油绕过霍尔木兹海峡,避免伊朗遭遇军事打击(注意:纵然霍尔木兹困局是个伪命题,但一旦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众多利益攸关方在经济上难以承受),即可维持中东地区什叶派-逊尼派力量(在目前基本可划分为友俄——亲美力量)的基本平衡,避免出现伊朗政权被颠覆或完全倒向美国的情况。

3.开辟/升级更有利于俄罗斯的第二战场,消耗战略对手的资源和力量,减轻俄罗斯在乌克兰方向所遭遇的战略压力。俄罗斯并没有重建一个没有IS的,统一的叙利亚或伊拉克的意愿,维持低烈度战争,使各方有求于俄罗斯,是俄罗斯就好的选择。

虽然英国首相卡梅伦称争取本周获得授权轰炸叙利亚,但在之前欧洲普遍面临ISIS恐怖威胁之时,英国、德国的退缩让世界只能表示无奈。俄航埃及西奈空难之后,英国宣布退出对ISIS打击的联军。法国宣布对ISIS战争之后,德国宣布不会参加在叙利亚的军事行动。尽管“后退一步”、明哲保身未必就能保证自身安全,但是暂时把焦点都转移到“未后退一步”的人身上了。这就是政治考量。

联合国安理会以15票一致通过2249号决议案,授权“有能力的会员国”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打击ISIS的恐怖主义行为,但这只是个政治共识而非军事行动计划。IS有基地组织各个分支久经战阵的老兵,伊拉克共和国卫队和叙利亚自由军的基本力量组成,这三个力量:一个是全球恐怖组织的执牛耳者,一个是曾经叱咤中东风云的正规军,一个打了整整五年,战斗力低的的都已经死了。这三个力量联合起来成为IS,迅速成为中东一霸。

IS的命运并不取决于外来列强,而是取决于包括其自身在内的环境。因此我们应该有如下判断,即便伴随着更大规模的对ISIS的多国空中打击甚至是俄军以炮兵部队为主的地面部队的进入,ISIS也不会很快被消灭;即便ISIS的一个或多个核心领导人被“斩首”式的打击消灭,其组织核心也不会很快崩溃,而即便其组织核心崩溃,被其占领和控制的地区重新被库尔德武装,叙利亚政府军,伊拉克政府军控制,这些地区也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恐怖袭击高发区。而且IS中不乏从CIA学到了“隐蔽宣传”中“洗脑术”和“网络宣传术”的人才,在网络时代通过代理服务器和加密软件招兵买马,组织“圣战”如鱼得水,全球80多个多家的数万人作为外籍战士加入IS,或留在母国成为IS的潜伏者,就地“圣战”。即便IS在中东地区被完全消灭,受它影响的人也不会消失,它的尸体也将继续向周边地区和全球溢出恐怖主义力量。

我们真正应该考虑的是一战后形成的中东地区基本政治格局的崩溃和地区秩序重新建立,以及本地区内将来多长的历史时间内,以什么样的程度,对全球安全和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构成何种程度的负面影响,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本文主要观点在11月27日凤凰卫视《凤凰军机处》有所阐发,作者授权观察者网首发文字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朱军绘制央视女主播肖像:董卿老搭档 倪萍像姐姐
365体育网上开户

已有条评论,欢迎点评!